首頁>學習動態

                    學習貫徹監察法實施條例 全面系統規范監察工作的基礎性法規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實施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是紀檢監察機關深入踐行習近平法治思想,推進監察法規制度建設系統集成、協同高效的重大成果?!稐l例》嚴格依據憲法和監察法的規定,對監察制度進行科學化、體系化集成,把實踐中的好經驗好做法上升為法規規定,加強規范化、法治化、正規化建設,完善監察權運行機制,是一部全面系統規范監察工作的基礎性法規。

                      ——《條例》對監察制度進行科學化、體系化集成,推動集中統一、權威高效的監察體系不斷健全。

                      黨的十九大以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自覺踐行習近平法治思想,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正風肅紀反腐。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通過監察法,國家監察委員會依法組建,各級紀委監委全面貫徹合署辦公要求,依法行使監察權,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實行監察,建立起統一決策、一體運行的執紀執法工作機制。

                      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加強了黨中央對紀檢監察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健全了反腐敗領導體制和工作機制。各級紀委監委在黨中央堅強領導下,推動建立健全黨委定期研判反腐敗斗爭形勢、聽取重大案件匯報等制度,從組織形式、職能定位、決策程序上將黨對反腐敗工作的統一領導具體化。

                      監察法出臺后,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在黨中央領導下出臺了一批規范紀檢監察工作的黨內法規和規范性文件,配合全國人大常委會研究制定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監察官法等法律,制度建設不斷加強,監察工作持續深化。

                      2019年,經黨中央批準,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印發《監察機關監督執法工作規定》,要求各級紀檢監察機關依法依規開展監督執法工作,確保國家監察權規范和正確行使。監督執法工作規定與紀律檢查機關監督執紀工作規則相貫通,與刑事訴訟法、刑法等國家法律有效銜接,推進監察工作進一步走向規范化、法治化、正規化。

                      隨著監察體制改革深入發展,對加強制度的系統集成、協同高效提出了更高要求?!稐l例》對監察法頒布實施以來的監察制度進行系統梳理、體系化集成,從權限、規則、程序等方面對監察機關及其職責、監察范圍和管轄、監察權限、監察程序、反腐敗國際合作、對監察機關和監察人員的監督、法律責任作出嚴格要求,推動集中統一、權威高效的監察體系不斷健全,更好地把制度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

                      ——《條例》嚴格依據憲法和監察法立規,為監察機關正確行使權力提供了重要遵循。

                      《條例》落實黨中央關于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重大部署,堅持職責法定,嚴格依據憲法和監察法立規,不突破法律另行創設制度,使這一法規具有堅實的政治基礎、理論基礎、實踐基礎和充分的法理支撐。

                      作為全面系統規范監察工作的基礎性法規,《條例》與監察法各章逐一對應,內容涵蓋了監察權運行的方方面面。從具體內容看,《條例》進一步完善監察機關領導體制,細化監察職責、監察對象范圍和監察管轄的具體規定,規范各項監察措施的適用和監察程序各環節的具體工作要求,明確監察機關開展反腐敗國際合作的工作職責和領導體制,強化對監察機關和監察人員的監督,為開展監察工作提供了重要遵循。

                      一方面,《條例》規范了各項監察措施的適用情形和監察程序各環節的具體工作要求,明確監察機關必須嚴格按照法定權限、規則、程序開展工作。另一方面,明確了監察機關履行職責所適用的基本法律規則和權力邊界,確保監察執法權受監督、有約束。

                      如第六章“反腐敗國際合作”規定了開展國(境)內工作和對外合作的具體要求,強調建立集中統一、高效順暢的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和防逃協調機制,細化防逃措施、境外財產追繳等內容,為開展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提供重要法治保證。

                      ——《條例》把實踐中的好經驗好做法上升為法規制度,有利于更好地指導紀檢監察機關加強規范化、專業化建設。

                      把紀檢監察機關近年來在實踐中總結出來的好經驗好做法上升為法規規定,是《條例》的一個鮮明特點。這有利于更好地指導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加強規范化、專業化建設,確保監察權在法治軌道上運行。

                      近年來,紀檢監察機關持續深化紀檢監察體制改革,堅持問題導向、目標導向、結果導向,在監督執紀執法過程中邊實踐邊總結,積累了不少好經驗好做法。比如,在履行監督職責方面,探索創新日常監督的方式,探索監察監督與紀律監督、派駐監督、巡視監督的統籌銜接、貫通協同,不斷提升監督的質效;在監察權限方面,規范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財物的程序,明確收集和固定證據要求;在監察程序方面,積極與檢察機關、審判機關溝通合作,聯合出臺工作銜接意見,等等。

                      實踐中這些有效的做法和經驗,轉化為此次《條例》的條文,以監察法規的形式固定下來,有利于監察機關有效、規范開展監督執法工作。

                      比如,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十九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工作報告指出,探索推行行賄人“黑名單”制度,嚴肅查處多次行賄、巨額行賄行為。各級紀委監委積極主動作為,依規依紀依法探索推行行賄人“黑名單”制度,不斷提高治理腐敗效能。借鑒吸收各地的有效探索,《條例》第二百零七條第二款明確,對于有行賄行為的涉案單位和人員,按規定記入相關信息記錄,可以作為信用評價的依據。

                      《條例》中的一系列制度規范,都是實踐中證明行之有效的做法和經驗。比如,對監察機關的管轄權限作出了更為細致的劃分,明確了監察法規定的互涉案件一般應當“由監察機關為主調查”的具體內涵;提出職務違法和職務犯罪差異化的證據標準,明確非法證據排除規則,細化適用留置的具體情形;細化指定管轄案件的審理、監察問責的方式、監察建議書的制作、涉案人員的處置、從寬處罰建議的情形,等等。這使得《條例》更具針對性和操作性,有助于《條例》的落地落實,更好地發揮出制度的威力。

                      深化紀檢監察體制改革,把制度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要嚴格按照《條例》要求開展監察工作,做到在行使權力上慎之又慎、在自我約束上嚴之又嚴,充分發揮監督保障執行、促進完善發展作用,推動新時代紀檢監察工作高質量發展。(陸麗環)

                    亚洲午夜国产精品无码中文字